虫婚·最新章节 第96章
手机阅读     将敌军的尸首处理干净,虫族军队顺藤摸瓜的找到了一个天伽族藏身的地点,只要有了线索,便可以接二连三的去寻找其他的痕迹,翠湖星上最后的战役,似乎并不遥远,不少老兵都嗅到了战争即将打响的气息。

    如果赢了,他们便可以回到帝国,得到鲜花和掌声的迎接!

    如果输了,那联盟和帝国会继续派兵过来,他们权当开门红了!

    最怕的就是进入白热化的胶着状态,听说天伽族手里还握有极为特殊的秘密武器,一旦拿出来,便是尸横遍野,毁天灭地?

    那样可怕的武器究竟是什么,无从得知,因为所取得的消息不全面,很多事情都局限在猜测阶段。

    对此大家抱有即是相信,又是怀疑的心态,但是来自联盟那边的确切消息,让他们不得不严正以待,对于战俘的审讯,势在必行,如果能得到一些有用的讯息,便是不错的效果。

    战俘营内,此时只有一名战俘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军部决定采取就近监视的原则,虽然不知那些敌军为何要杀戮同类,但这名雄性既然是唯一幸存下来的活口,便不能轻易失去!

    或许还可以从中得到更多的信息,譬如引来另外一波刺杀者?

    澹接到军令后,没有假手他虫,而是亲自将那名雄性带回了房间,关在里面。

    战俘营是不能去的了,而审讯室也并不安全。

    雌虫将所有可能造成伤害的物品全都拿走,房间中仅剩下日常生活所需用品,以及一张床,看上去简洁低调,又足够安全。这里位于基地核心位置,周遭装有严密监控,外来者很难再和上次那样潜入行动。

    雌虫每天早上醒来,都会发现那名雄性正在试图……越狱?

    有时候会悄悄拿着备用钥匙,愁着眉梢缩在门边,看上去应是无法将门打开;

    有时候会爬到窗沿上,捂着胸口屏气,大概是在犹豫能否活着跳下去;

    还有的时候甚至拿着武器抵住他的身体,企图威胁把门打开……

    澹揉了揉眉心,心下叹气。

    不知那名雄性今早会做什么?

    钥匙是假的。

    窗沿下边安有透明捕网。

    对方拿着没开锋的小刀,白嫩的手还在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他寻思片刻,利落的掀开被子,从床上起身,浴室内有窸窸窣窣的声音,雌虫心想莫不是想要从卫生间顶部的通风口逃离,他迈步走过去,随手打开没关紧的浴室门,抬眼便看见了一具雄性的身体reads();石头牧场。

    光着的。

    才刚沐浴过一般,特别水灵。

    一下略显惊慌的声音响起,澹看见对方正努力用一条窄小的毛巾包裹住关键部位,并且努力的往浴帘背后移动。

    身材还不错,雌虫心里暗想,眼看着浴帘快要被扯断,才无奈的伸出手将那名雄性给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对方不安的声音中似乎还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身体抖动得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吃掉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怕我吗。”澹有些好笑,将这名雄性按在了浴室的墙上,单手撑着墙壁,把对方禁锢在手臂中,道,“每日审讯取消,也不会再对你用刑,日后不必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日后?”雄性面带薄红,恨不得想要张嘴咬上来似的,“你怎么这么坏呢,还想要日!”

    澹不禁唇角微抽,停顿片刻后,道:“……并非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雄性显然并不相信,没有多少力气的手试图掰开雌虫的胳膊,徒劳无功,过了一会便气喘吁吁了。

    “下次别再逃跑。”澹微微仰起头,看了看天花板,果然,通风口有被撬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许是听见他起床的声音,才连忙假装在沐浴?

    这名雄性此刻表现得非常害怕和惊慌,但打算逃跑被发现是不好马上镇定下来,这点澹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雄性还在狡辩,“……没有想要逃跑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雌虫挑起眉梢,道,“那是有外出饥渴症么。”

    这名雄性低着脑袋,脸颊慢慢变得微红,还是特别的容易害羞。

    澹听见对方小声道,“只是想要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也就只有雄性自己会被骗到了,雌虫笑了笑,将手拿来,让这名雄性将衣服穿好,而后找出了一双靴子,让对方穿上,在这名雄性的面前,亲手把门打开,站在一旁,示意对方可以离开。

    那名雄性一脸讶异,先是谨慎的看了看周围,确定没有埋伏或是陷阱后,才一边认真观察他的脸色,一边缓缓的,迈出条腿。

    而后又走了一小步。

    几秒后,直接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澹伸出爪尖,一把勾住对方的衣摆,感受到那微不足道的挣扎力度,道,“战俘条例规定,必要时应提供一定的户外活动时间。”

    那名雄性像是非常可怜兮兮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澹勾了勾唇角,道,“俗称放风,不是想要出去走走?”

    那名雄性怔了怔,反应过来后,才勉为其难的点点头,看样子是知道不能自打自脸。

    雌虫把对方带到了基地的训练场内,有不少士兵和将领都在进行一些基础项目的强化。对待战俘,这里有单独划分出来的一部分区域,里边配有运动设施,又具备隔离关押的作用。

    战俘营此时只有一名战俘,这名雄性便独享了整个放风场所,包括所有的设施。

    澹凝眉翻看了下手中一份强制实行,以便于增强战俘体质,防止疾病发生的项目表,对于体格较弱的雄性,与其让他们多吃药,不如拉出来跑跑,这是战俘关押的经验之谈reads();神级圣骑。

    雌虫合上手中的文件,回忆了下上面的内容,稍微进行筛选,道,“先从跑步开始。”

    那名雄性摇了摇头,看上去有些怯弱的站在跑道旁,光是望着遥远的距离就要晕眩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或是选择单杠。”澹扫了眼旁边做引体向上的设备。

    那名雄性顿时白了脸,纠结了一会,还是选择了跑步。

    雌虫定好距离,没有站在一旁看着,而是从头到尾跟上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跑吗?”

    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,那名雄性似乎非常的紧张。

    澹看了他一眼,道,“审讯官也需要锻炼。”

    尽管这样的速度,对于雌虫而言犹如散步一般,但他不能无视掉对方摇摇欲坠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那可以不跟着我吗,还有其他跑道。”对方又小心建议道。

    澹神色不变,“关键囚犯,需要重点监视。”

    那名雄性不做声了,苦着一张白嫩的脸默认,继续努力往前跑。

    雌虫不禁暗想,真是很好骗。

    两圈跑完,对方的脸蛋变成了苍白色,刚停下来被雌虫扶住,却是不忙着休息喝水,而是扭过头来,抖着声音道,“你为什么老是盯着我的屁股。”

    澹微微一怔,不禁眯起双眸,他只是观察对方的跑步姿势和身体倾向,以防突然倒地,发生意外罢了。

    可既然提到了那个部位……

    雌虫的眼神下移,手就在旁边,便顺带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有弹力。

    然后那名雄性就快要哭出来一般,可怜的缩到一边,眼神都不敢看过来。

    澹递过去一条宽大的毛巾,足以将红着脸的雄性整个脑袋包住。

    还有一项运动你可以随意选择,俯卧撑,抑或仰卧起坐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比较简单又基本的训练项目,从地球那边引用过来,别看实施条件容易,只要坚持下去,最后的效果竟是较为不错。

    雄性这次却没有半点犹疑,选择了俯卧撑。

    澹有些意外,他以为对方会选择轻松一点的仰卧起坐,腰力总比臂力要好操控得多一些。雌虫选了一处特制的地面,考虑到负重的原因,200个,可以分四次,一次50个,中间休息一会,也是为了让肌肉得到休息和复原。

    那名雄性趴了下去,特意把臀部给压低,好像不想给雌虫看见似的。

    澹扫了眼对方极为标准的姿势,暗想这样羞怯的雄性,竟真的正儿八经出身军部么。

    200个,一口气做完了。

    对方看上去并不很累,而且神情也较为自然,雌虫打消了一些心里的疑虑。他曾经怀疑这名雄性是故意装出来的软弱表象,看样子并未加以掩盖,做得好便是做得好,譬如俯卧撑,可能是对方的拿手项目罢了。

    否则为何不假装连10个都做不好呢?

    还特意表现出很轻松的模样reads();极品修真农民!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下手腕上的私有光脑,到了吃饭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?”雌虫好心的让被欺负的雄性选择。

    对方没有搭话,似乎还在为刚才被捏屁股生气,只是小口小口的喝着水。

    澹心下暗笑,便选择了日常食用的军部特制套餐。

    荤素结合,适合虫族和天伽族的食谱,易于吸收,也抗饿。

    只是这名雄性像是有些挑食,对着端上来的食物,只吃边角上的那一点点肉类。

    蔬菜全都剩下,水果也是,果汁不爱喝,有茶水会喝一点。

    雌虫将混合果蔬的盘子放在对方面前,示意要全部吃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想吃。”那名雄性弱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,还没有拒绝的权利。”澹背诵了一条战俘条约。

    他们总不能让一些喜欢绝食的战俘就不再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些营养对于雄性很有好处。

    对方拿起餐具,不情不愿的吃了两口,随后澹发现这名雄性竟然想要悄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军部发放的食物是有定数的,为了保证唯一的战俘的存活问题,若是发现食物残余较多,有时候甚至可以进行强制灌食。

    “真吃不下?”雌虫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看见那名雄性忙不迭的点着脑袋,还特意让他伸手摸摸小腹,不饿,一点都不凹!

    澹捏了捏,平滑结实,没有一丝赘肉,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,他看了对方一眼,端起那盘食物,放在面前径直吃得干净。

    将光了的盘子放在一旁,雌虫拿起餐巾轻轻擦拭了下唇角,抬眼便见到那名雄性震惊的模样。

    澹不明所以,“怎么?”

    对方用手指戳了戳桌面上的空盘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道,“都是血亲和伴侣才会互相吃食物。”

    雌虫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即听见这名雄性声音细微,非常羞怯的挣扎道,“我都还没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澹不禁抬起手,揉了揉眉心

    朝夕相处的生活,过得非常迅速,越是相处下来,雌虫越是发现这名雄性,并不如外表所表现出来的那样,懦弱而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在不涉及种族利益的情况下,对方非常乐意提供帮助,无论是智慧还是理论分析,甚至是实践分析上,都有独到的见解,如果不是这名雄性怯弱的模样,澹甚至以为对方是一名强悍的战士。

    坚韧不屈,又不迂腐,愿意接受联盟的和平思想,也对天伽族的一些行径感到愤怒,这是最好的策反对象,并且似乎已经成功了,这名雄性最后交待出了不少有用的消息,大部分是关于天伽族军队的动向问题,但是隐去了那些想要造反的雄性的讯息。

    这点大家都可以理解,他们的对手也主要是那些暴虐的天伽族军队和现任统治阶层,而非普通平民,联盟不会去做灭族这样残酷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后,军部不少成员都对这名害羞又温和的雄性有了不少好感reads();星河主宰。

    但在翠湖星上的两族战役的备战前夕,对方竟是不见了踪影!

    澹找遍了整个基地,甚至提着心去看了基地外围那些可能被弃尸的地方,越是找不到痕迹,雌虫的脸色越是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能从基地眼皮子底下消失,并且随处都找不到打斗和挣扎的痕迹,唯有一种可能,那名雄性,潜逃了。

    许是带着收集来的资料回到了天伽族军队内,许是会在暗中嘲笑虫族将官的轻信和愚蠢?各种各样的猜疑层出不穷,发生这样的事情,即是意料之外,又是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澹下令停止调查,其他成员继续正常备战。

    回到指挥台处,雌虫坐在黑色椅子上,靠着椅背,缓缓闭了闭眼,他有些担心,那名雄性,应是被胁迫了才对!心里这样想着,澹拿不出任何证据,只能够是如此相信罢了,身为少将,所肩负起的重大责任,让他不能够随意而为。

    尽快奠定战局,才能更有效的提高对方的存活率!

    一边有条不紊的下达各项军令,一边凝眉翻阅重要资料,澹尽量把想念压在心里,他从来不知道,原先毫无反应的感觉,到现在竟是变成了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日久生情,这句话不假。

    而透过那些懦弱胆小的表象,看清了那名雄性善良坚韧的本质后,更是很难放开。

    清晨,两军交战,敌军的攻击似乎减弱了不少,等待虫族攻破防御,冲击进去后,发现其防御力也降低了很多,甚至曾经谣传天伽族拥有威力强大,无法抵挡的秘密武器,也没有发现丝毫踪迹。

    虫族军队小心翼翼的行进,提防着对方留有的后手,岂料一直到战局奠定,敌军没有还击之力和翻盘之机时,也未能见识到传说中的底牌。

    这是在出军之前,联盟千叮咛万嘱咐要特别小心和留意的地方,原来真的只是敌军放出的,用来迷惑他们,动摇军心吗?

    在全面占据优势的情况下,战争出乎意料的结束得很早,虫族大获全胜!伤亡很少,可以说是一个漂亮的赢面。

    澹让副官接手一些军务,亲自闯入了敌军基地,四周一片狼藉,不少天伽族的平民在逃窜,也有些不安的坐在原地,等待接下来的命运。他根据一些极其细微的痕迹,终于在基地的最深处,一个密室内,找到了那名雄性。

    对方的状态看上去比较一般,似乎瘦了点,但是精神可以,看见他过来,甚至抬起头来,朝他淡淡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雌虫神色不变,动作干脆的将地上的尸体踢开,他扫了眼,对方竟是没能在战场上找到的敌军领袖,原先猜想这位是躲在背后指挥,没想到是被这名雄性给杀掉了。

    澹看着那名正在努力站起来的雄性,身上没有带严重的伤痕,只有一些擦伤,四肢健全,关节处没有扭曲,雌虫仔细的辨别出空气中的味道,确定灭有任何血腥味后,才稍稍松了口气,他盯着对方疑似被撕破了衣领,冷冷的望着地板上的尸体,不禁有一种庆幸感。

    他来晚了。

    幸好这名雄性还活着。

    澹把看上去好像还是很害羞的雄性给打包带走,对于敌军领袖的尸首视而不见,对方所代表的一切,在断气后就已经不重要了,现在的关键,是确定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虽然是少将,偶尔也可以任性一把!

    白日要处理战后事宜无法脱身,入夜后,澹便把那名在一旁休息好了的雄性给带回了房间内reads();脑装。

    扒光推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雌虫俯下身去,沉眸看向有些不知所措一般的雄性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走?”澹问出了今日的第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对方微微一怔,反应过来后沉思半响,才开口道,“他们潜了进来,用光灭弹威胁我,不走便会引爆,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澹沉默下来,心里慢慢捏紧,光灭弹,是一种被星际联盟严禁使用的大型杀伤力武器。

    因其启动后,破坏力之强,足以造成暗无天日的恶劣生存环境,所属区域内的一切生物从此无法正常生存,大部分都会不堪死去,由此而得到命名,并在研发出来后,就封存了所有的资料,不再对外推广。

    天伽族之前袭击的星际联盟的科研星,才会抢夺到这样的记录文件,没想到真让他们给成功制造出来了!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雌虫冷静的问道,“能让他们使用光灭弹来威胁。”

    叶臻有些意外,他道,“不是该问那枚武器的去处么。”

    “受伤了没?”澹翻看着雄性的身体,又检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叶臻笑了笑,道,“我是天伽族反抗军的领袖。”

    雌虫的动作停了下来,眉梢轻皱,道,“这便是你说的打杂么。”

    “全职打杂,负责处理各种疑难杂症。”

    澹微微颔首,算是接受这样的说法,干脆直接得连对面这名雄性,都露出了一副略微讶异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光灭弹被我破坏了,就是密室旁边的那堆破铜烂铁,不会再起作用,文件也悉数销毁。”他听见对方突然停顿了一下后,而后脸颊红红的,继续道,“可不可以别压着了。”

    雌虫微微勾起唇角,亲了下这名雄性,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对方看上去更加的羞怯了,恨不得钻进地缝一般,身体的下边触及到的肌肤甚至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“真没受伤么。”澹道。

    那名雄性略带疑惑,轻轻点了点头,“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于是雌虫没有犹豫的,身体往下压,把对方含了进去。

    无视掉这名雄性想要推开他的手,事实上软弱无力得几乎可以忽略,澹不知对方是如何制服天伽族领袖,但此时也没有心思去探寻,他伸出手,果断将这名雄性的身体紧紧按住。

    听着耳畔的低微喘息声,雌虫抬起头,对上了那双清澈的眼眸,看上去湿漉漉的可怜,让他忍不住又亲了亲,调整姿势,含得更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深。”雄性的身体抖了抖,低低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喜欢么。”澹笑了笑,身体正在均匀的动着,轻声道。

    对方羞红了脸,似乎迟疑了片刻,声音有些细微的问道,“可以一直都这样深入吗?。”

    雌虫不明所以,下意识的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随即便被反压在了下边!

    ……那名雄性如同变成了永动机一般。
(四库书www.sikushu.net)

本站作品,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,如果《虫婚》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联系!主编信箱[注册/登录]
《虫婚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四库书立场无关。
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,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