虫婚·最新章节 第92章
手机阅读     容在接受进入第二军团的考核时,近距离的接触到了那名宋家出身的地位崇高的雌虫,第二军团军团长,言。

    理由是为了来看看他将来的副官,是否能符合规范的完成这一系列的审核项目,也想在日常的训练当中,多了解下品格性情,避免日后出现不合适的情况。

    每一名军团长在选择副官的时候,都相当的谨慎,这点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副官就像是秘书、管家、心腹……可以说是军团长在军团中最为亲密的战友,很多事情都是不能避开副官的耳目,往往需要通过他们来将任务或者指令下达。

    对于忠诚品格的考核能力,有时甚至要比能力考核来得重要一些。

    容在见过第二军团的军团长后,训练愈发的刻苦,没有一丝松懈!训练场上,他擦了把汗,低头看了下手腕上的记录仪,今天的项目任务达标,成绩还算过得去,总算是没有给兄弟以及兄弟的伴侣丢脸。

    被引荐过来,相当于空降一般,容知道他被很多第二军团的成员所质疑着,因此需要出类拔萃的优秀成绩,来让大家心服口服接受,日后的工作才可以顺利展开reads();超级宠物外挂。

    容拿起旁边的一瓶水,从头上浇了下去,清凉的清水驱散开了身上的热气,体温被降低了些许,他直起腰,汗液湿透了衣物,背部被布料紧贴着,粘腻而不适。

    雌虫随手将空了的水瓶抛入一旁的收纳器,一转身便对上了一双沉定而凌厉的双眸,对方不知何时站在那里,只是淡淡的看过了,便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。

    那是一名身材高大,不苟言笑的雌虫,看上去似乎比他年长几岁,五官深邃,线条分明,看上去有一种凌厉的感觉,却并不会显得很有压迫力,至少对外这名军团长表现的沉默寡言,属于实干派。

    身后并未跟着下属,按照以往的情形来推测,对方应在工作空闲之余,过来看一看副官候选之一的训练情况。

    “寒上将。”容行了军礼,身形笔直的站立着。

    那名雌虫微微颔首,沉声道,“训练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已经达标,成绩优秀,明日会再加大训练难度。”容并无丝毫隐瞒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名优秀的副官,即便骄傲自满要不得,也并不需要在军团长面前摆出谦虚低调的姿态,上将要看到的是能力以及潜力,而不是恭恭敬敬的态度!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那名雌虫声音平静无波的夸奖了一句。

    随后容发现对方似乎在看他的穿着。

    不动神色的敛眉迅速扫了下衣容,面上缓缓浮现出了一丝尴尬,他道,“抱歉,方才浇了水被淋湿了,马上就去换下。”

    不过训练完了一身大汗淋漓也是正常,容朝那名雌虫点点头,确定暂时没有需要马上询问的事项后,才朝休息区域走去,那里配套了卫生间和浴室,冲掉汗液换上干净的衣物,才好陪那名雌虫同进晚餐。

    军部饭堂的味道不错,而第二军团的军团长向来是不怎么归家,有工作狂之称的宋家雌虫,大部分时间会在军部饭堂随意解决食物问题,继而回到办公室内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这点远近闻名,就连其他三个军团的军团长都望其项背,一年到头回家次数不超过三天,也只有言上将了。不过对方是独身,这点情有可原,一些气血旺盛的雌虫,时常需要用其他事情来转移注意力,这个时候工作就是最好的良药。

    言上将不是没有雄虫追,只是到达这种地位的雌虫,难免会对于普通的雄虫稍微有些挑剔,因此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也很正常,不少雄虫可是抱着娶回家就可以一步登天的打算,才来追求上将,这样的雄虫自然是要不得!

    容一边回想着在军部中了解到的有关第二军团军团长的八卦见闻,一边将拧开水源,在等待水温变热的几秒内,迅速将衣物脱下来,放在一旁的自动清洗机中。

    他在脱的时候无意中看了下身前的镜子,的确有些衣衫不整,难以入眼,顺着脖颈留下的清水把训练服前边都打湿了,贴在结实的胸肌上,显得不伦不类,两点挺立得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容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往事。

    在赵家的日子,算是他最为黑暗的时段了,常被丢入调育室内,被绑在专门的器械上,由一堆已经事先设定好程序的机器负责实施惩戒。

    这种过程在赵家时常发生,加上调育室大大小小上百个,、没有谁会特意过来观看的,他偶尔在痛得几乎晕眩过去时,会想到若赵日就站在面前,兴许会忍不住出手。

    这大概也是为何那些权门雄虫嘴里说着各种刑罚,但实际上除非虫多势众,否则鲜少亲自动手的原因罢了reads();穿越者的水晶宫。

    容仰起头,让温热的流水从上到下,洗刷着修长的身体,即便是被冷冰冰的器械摆弄,他依旧感到肮脏和难堪。这样的雌虫,会被接纳入军团,甚至想要成为军团长身旁的副官,想来便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关上水源,容擦拭干净身上的水珠,穿上了一套干净素色的衣物,他目光坚定,既然争取了这样的机会,便全力以赴,做到最好,不负亲朋的帮助才是。

    军部的饭堂关门时间很晚,哪怕是到了天黑之时,也依旧有很多新鲜出炉的菜肴,这里甚至供应宵夜,免得那些值班的士兵在换班后还会饿着肚子,半夜又没有地方找吃的买。

    容在进入饭堂的时候,自然而然的看见了第二军团的军团长,那名雌虫实在是太容易发现了,一名位高权重的上将,无论走在哪里都是耀眼的存在,只要顺着士兵和将官们的视线,就能轻而易举的走到军团长所在的餐桌前。

    “抱歉,让您久等。”容以为这名雌虫会提前进食,却发现餐桌上空空如也,只有两杯白开水?

    “新出的营养液,恢复体力。”对方示意他坐下后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容看着那杯摆放位置靠近他座位的营养液,没有颜色,也无任何味道,但是从和清水一样的质感中,就能发现等级很好,越是纯净的营养液,反而越不会有黏糊的口感,眼前这杯营养液,恐怕价格不菲!

    他认真的看着对方一眼,语气诚恳的道了谢,才将杯中的液体缓缓饮入。

    一股暖流顺畅的通往四肢百骸,肌肉如同得到了充足的休息一般,酸痛感消退了不少,甚至连体力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,容暗自抬了抬手指,至少方才沐浴时一直在微微颤动的指尖,已经可以完全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由于力气损耗过大,所造成的一些肌肉抽筋的反应,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他习惯了独自忍耐,苦熬过去,明日便能恢复,疼痛对于容而言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另外一杯营养液,也被推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抬头,只能看见对方慢慢收回的手,骨节分明,修长有力的手指,白皙而优美,容收回目光,将营养液重新放到了军团长的面前,有礼的笑道,“多谢您的好意,一杯已然足够,您最近工作繁忙,时常熬夜,也需要多加进补。”

    这杯营养液是军团长买的,容有些不好意思了,他这就像是借花献佛,那佛还是卖花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容站起身,谦和的询问道,“今晚需要吃什么菜,我去点。”

    请一顿好些的饭,对于他来说,算是可以支付,现在只有一点工资,甚至连实习期都算不上,容也不愿随意动用幂和李青赠予的财款,目前的工资能够温饱便足以,即便生活节俭些,对工作也并无影响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,青瓜炒蛋。”那名雌虫声音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似乎并未对营养液被推回来的事情生气,暗中观察对方的神情片刻,容稍微安了心,他那样拒绝有些不识好歹,却并不希望让军团长因此感到不适。

    “您稍等,我很快回来。”容笑了笑,带着这一个菜名去了食堂后方的厨房内,一些吃腻了饭堂例菜的高级将领,偶尔会想要换换口味,单独点菜的价格是比较贵,但味道可调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容副官。”那名厨师见到有雌虫进来,只是看一眼就认出来了。他洗洗手,走到厨房边缘的点菜处,笑道,“今天想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不是副官,直接称呼名字便是。”容笑了笑,眼神从厨师后边的那些食材上扫过reads();天星战纪。

    青瓜,鸡蛋,这两样的确是第二军团的军团长最爱点的两种食物,乐此不彼,百吃不厌,他双眸微咪,想到之前在一起吃饭时,言的表现,神色不动,却是指了指一块新鲜的肉。

    “青瓜炒蛋,加一碟红烧肉。”

    厨师点点头,“那是最嫩的部位,包您吃了唇齿留香,回味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煮的软糯一些,酱紫香浓点。”容特意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厨师摆摆手,“您放心,一会端过去,还是言上将那一桌对吧。”

    容微微颔首,有礼道,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他离开后,厨师开始忙碌起来,另外一名在厨房打下手的亚雌今天第一次来报道,不太了解为何厨师对那名雌虫如此客气,李家的容,亚雌知道一些,无权无势,运气好被兄弟救了下来,听说想要进入第二军团,可还未进得去。

    指不定又是一个失败者。

    他好奇的问了下厨师,得到的却是一个冷冷的眼神,对方道,“你没看见容副官都和言上将同一桌吃饭了吗,以为谁都有这个资格?上将独来独往许多年,我们这些老虫是最明白不过的!”

    言上将自从任职以来,就很少会在外展露出这样亲和的一面,还为容副官特意点了恢复用的营养液,最贵的顶级货!谁若说容以后当不上这个副官,他从此红烧肉就加辣椒!

    明明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容回到餐桌上,等了一会,便看见一名年轻的亚雌端着碗碟走了过来,上面的菜肴散发出阵阵香气,亚雌将食物摆放在餐桌上,一盘青瓜炒蛋,一盘红烧肉,以及两碟凉菜,他摆好碗筷后,却不忙着离开,而是含羞看着言上将,低声道,“这黄瓜非常嫩,我特意选了最好的给您洗干净,切成薄片,厚度适中,配上香滑的鸡蛋,最是可口清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容一见这名亚雌的举动,哪里有不明白的,军团长上将的身份,足以吸引各式各样的虫族讨好,甚至连雄虫,都有专门为上将做食物送上门的。

    若能得到青眼和赞赏,就算是亚雌,也足以提高地位,好处不断。

    而雄虫,更是能登堂入室,把上将娶回去,或者愿意入赘,将来一步登天,荣华富贵都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不料言上将只是微微颔首,神色不变。

    亚雌似乎将这种沉默看成了鼓励,他提起勇气,舀起一勺滑蛋放入那名雌虫碗内,还仔细弄碎了,道,“您试试看,用心做出来的食物,应是非常美味,这几个鸡蛋都是我特意选的。”

    上将并未有丝毫举动,气氛似乎冷凝了下来。

    容突然开口道,“黄瓜很嫩,炒得火候刚好,但是太薄了反而会影响口感,蛋的熟度把握准确,只是你舀起来容易变凉,不如连同黄瓜一起直接食用。”

    亚雌脸色阴沉,不悦道,“你也太多嘴了,身份都还没提上去,就知道仗势了?”

    这还不是副官呢!

    “烦请可以离开吗。”上将淡淡出声。

    亚雌被那种凌厉的视线看得一怔,他道,“可您还没吃……”如果被言上将夸奖几句,那日后便有得炫耀了!

    “看着碍眼,影响食欲。”那名雌虫语气平静。

    亚雌突然吃瘪,尴尬得无地自容,在旁边几桌的低低议论声中讪讪的离开了reads();姜姒虐渣攻略。

    容没想到上将会为他开口,诚恳的道谢后,伸出手把那碟红烧肉推到那名雌虫前边。

    直视对方略带疑惑的眼神,容笑了笑,道,“没想到份数如此足量,恐怕我单独吃不完,为了不浪费,还麻烦您分忧了,吃些试试如何,也不难吃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看见上将似乎勉为其难的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两名成年虫族,将餐桌上的四个菜一扫而空。容特意多吃很多青瓜炒蛋,这样那名雌虫就有理由多夹那碟红烧肉了。

    雌虫大部分都比较喜欢素食,对于肉类没有特别的喜好,但是也不排除例外。在很早之前,他便发现虽然言上将总是点青瓜炒蛋之类的素食,可实际吃下去的并不多,只在一次他无意中点错了,厨房端上来一小碟烤肉,那一顿上将吃得很干净。

    从此容便知道,这名雌虫,是爱吃肉的。

    或许是为了在外不表现出任何特立独行的习惯,才随大流吃素食较多,那名亚雌夸奖青瓜炒蛋,难怪上将一直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他放下碗筷,道,“今天的红烧肉做得挺好,下次还可以再试试。”

    那名雌虫优雅的擦拭了下唇角,眉眼不动,道,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容笑了笑,跟着上将走到食堂外边散了会步,放松了下身心,他晚上要回宿舍学习副官手册,言上将也要到办公室内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,朝而复始,容的训练程度完成得越来越好,而上将的进食量也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对此他感到很欣慰,言上将看上去气色好了很多,除了每次从宋家回来后,都一脸的阴郁。

    容猜想是和权门之间的派系斗争有关,他帮不上忙,只能默默的帮助军团长处理军部内的事宜,进入实习期一段时间后,容顺利转正。

    在更加接近上将的地方工作,越是发现了对方的工作强度,无论是来自另外三大军团的竞争,还是来自宋家的压力,都让这名雌虫忙碌不停。

    有一次,他忍不住超出身份的开口,诚恳的说道,“请您安排好休息时间,时常进补才是,否则这样下去,身体可能会垮掉。”

    对方似乎微微一怔,随即看了他一眼,沉声道。“好。”

    容眉眼舒展,稍稍喘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上将的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……他并不能很好的理解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容表白了。

    爱上一名雌虫,似乎并不是特别丢脸的事情,只是不容于帝国的普遍观念罢了,这种独特的案例,出现的概率不是没有。更何况言上将位高权重,战功卓绝,本身又独具魅力,就算是有雌虫或者亚雌萌生爱意,也是很自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情是如何出现,容无法察觉到起初,潜移默化之中,他便心里全是这名工作认真而沉默寡言的雌虫了。无论从什么方面而言,容自认绝对配不上军团长,但在庆贺战功的酒宴后,他一时脑热,就这么约上将到办公室中,把准备今晚处理的公务放在一边,径直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本是应该和上将一起将工作完成,他却是偏题了!

    十万八千里远……

    挑白了也好,容话一出口,虽然有些后悔,心里也不禁暗想,这样被严词拒绝,或者是受到惩罚,好打消心里这样不自量力的念头reads();秦岭秘事!

    根本就是对军团长的亵渎,不知还能否保留副官的位置。

    气氛沉凝了下来,虽然只是几分钟,容却觉得过了很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后他就被推倒了。

    直到衣服被脱光,每一寸肌肤都袒露在空气中时,容还未完全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上将……”他低声喊道,

    “怎么?”那名雌虫语气平静的问道,掰开后边的动作一点都不慢。

    身体的各处如同火烧一般,让容难以自持。

    随即却见上将随手将军装脱下,并且关掉了什么仪器,突然身上的纹路全部消失得一干二净!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眸,仔细又认真的扫过,一而再再而三的确定,依旧是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事实。容按捺着被上将触碰到的激动反应,道,“您的虫纹……”

    “消除伪装罢了,不会被发现,不必担心。”对方的语气轻描淡写得十分冷静。

    但是容却无法冷静下来,他需要缓一缓,军团长是雄虫这个事情,非同一般!

    宋家是脑子进水了么,为何要让一名雄虫假装雌虫进入军部,这样风险居高不下,要知道一般雌虫总是身先士卒,而且不如同等级的雄虫那样受到更多的保护!

    “……这样不安全。”容皱眉道,联想上将平日的饮食习惯,还有熬夜工作,他就应该多劝劝的!

    “担心我么。”上将的语气没有丝毫波动,眉眼中却是多了一丝笑意,容听见对方简单的概述了一遍家族恩怨,大抵就是如果他从小被假装成雌虫,长大后又混入军部,恐怕无法活到今天。

    权门之前的内部争夺,有时候可以十分血腥,亲朋好友,皆有可能背后捅刀子,有时候被利益熏黑了的心肠,会恶毒得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容停顿片刻后,才找回了他的声音,道,“抱歉,之前没能陪同您。”

    之后,便会始终站在军团长面前,身先士卒,至死为止,只希望能让对方别太这样辛劳下去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上将绕回了今晚的主话题。

    下一秒,便攻占城池。

    容被打开身体到了极限,他喘息着,竭力稳定住声音,似乎不太能相信幸福来得如此之快,道,“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进补。”对方道,“不是你说的么。”

    容微微一怔,脸色慢慢变红。

    然后那里缓缓缩紧。

    两次后,他忍不住求饶,哑声道,“还有军务要处理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上将动作猛烈而坚定,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容在即将攀升到高峰的时候,发现对方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难耐的摆动腰肢,却听见空气中似乎传来一阵轻笑,“先把腿松开,就去处理军务。”

    容扫了眼雄虫被自己双腿夹紧的悍腰,略微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开始自己动,喘息道,“还是您先进补重要些。”
(四库书www.sikushu.net)

本站作品,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,如果《虫婚》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联系!主编信箱[注册/登录]
《虫婚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四库书立场无关。
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,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