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之村里村外· 124|完结
手机阅读     “第一日,大家都兴奋,过两日就好了。”沈芸诺替小洛夹了一筷子菜,这些日子,小洛偏食,喜欢吃肉,见着绿色叶子就蹙眉,见他小脸皱成一团,沈芸诺不由得板着脸,“吃蔬菜,将来才长得高,否则将来谁都比你高。”

    小洛不情不愿的将菜夹到一边,担心沈芸诺误会,抬头,小心翼翼道,“我待会吃,先吃肉。”

    沈芸诺严肃的摇头,如何不知他拖延时间,就是为着多吃两块肉,又往他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叶,见她嘴巴翘得能挂水壶了,“多吃点,一筷子菜一片肉,吃多了肚子又该不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小洛严肃着脸,挺了挺胸脯,慢吞吞夹起一片叶子放在嘴里,不嚼碎了就要吞,沈芸诺急忙拦住他,“慢慢嚼,嚼十下才能吞,不然,肚子痛了,娘不管你。”

    虽一脸不甘愿,小洛仍懂事的数着,十下后,喉咙咕噜声将其咽了下去,脸上情绪这才欢快起来,张着嘴给沈芸诺看,“娘,我吞了。”沈芸诺好笑的点头,就见小洛筷子伸向一盘子肉,心厚,夹了两块,邱老爹哭笑不得,劝沈芸诺,“如今家里日子好了,小洛喜欢吃肉由着他吃就是了,换成前两年,他就是想吃,你也拿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最边上,局促不安握着筷子的方氏微微点头,侧目看向自己儿子,三岁了,小脸蜡黄,枯瘦如柴,饭桌上有肉,他都不爱,吃了一块便不吃了,都是穷给折腾的。

    “邱叔,我也是为着他好,肉吃多了对身子没好处。”话玩,又招呼方氏吃饭。

    方氏五味杂陈,她不好意思吃肉,给牛牛夹了块,牛牛直摇头,“牛牛不吃了,留着,晚上吃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叫方氏红了眼眶,家里穷,她和牛牛一日三餐从未吃饱过,偶尔一两回,也只有去铺子买一小块肉,一顿给牛牛吃一点,久而久之,没想着牛牛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沈邱艳动容,劝道,“你也吃吧,家里每天都要买肉回来,不差这些,瞧牛牛瘦成什么样子了。”那会家里穷,沈聪在家的时候却是对大丫十足好,加之有邱老爹帮衬着,大丫并未过过苦日子,至少,比小洛过得好很多。

    一顿饭,在方氏泪眼婆娑中吃完的,饭后,小洛牵着沈芸诺在屋里散步,邱艳和方氏去灶房洗碗,牛牛穿着小洛的衣衫,三人熟稔不少,不过牛牛胆子小,坐在凳子上望着他们,不明白吃过饭为什么要在屋里走。

    差不多一炷香的时辰,沈芸诺提醒他们好好在屋里玩,自己回屋睡觉,翻来覆去,竟梦着自己尿了,吓得她睁开眼,坐起身看向身下的褥子,果然,一片湿濡濡的,颜色明显比周遭要深,算着日子,还不到生产的时候,她起床下地,换了裤子,去衣柜找褥子时,肚子传来一抽一抽的疼,脸色发白,靠在衣柜边,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,沈芸诺暗道不好,手捂着肚子,该是要生了,朝外边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小洛大丫带着牛牛在院子里玩,邱老爹抱着小峰回家了,一时之间,没人搭理她,邱艳面色发白,强撑着身子行至床沿,肚子上阵痛仿若要了她的命似的,倒在床上,用尽全力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声音撕心裂肺,院子里小洛和大丫吓了一跳,小洛问大丫,“是不是我娘?”

    大丫摇头,她眼中,沈芸诺说话温温柔柔,何时这般大嗓门过?正想叫小洛不用理会,屋里又传来动静,小洛顾不得手里握着雪,拔脚往屋里跑,刚到门边就喊了起来,邱艳和方氏在灶房说话,方氏刚来,邱艳与她说说家里的情况,听小洛喊她,奔出来,到门口,见沈芸诺倒在床上,脸色苍白,她吓了一跳,“小洛守着你娘,你娘要生了,我叫你爹去。”

    逢着沈聪与裴征刚到门口,听着这话,裴征飞一般冲了出去,邱艳感觉身边起了风,回过神,裴征已冲进了屋,转身,才见沈聪也回来了,“快去请产婆,阿诺该是提前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沈聪来不及看一眼沈芸诺,撒腿就往外跑,邱艳兀自镇定,叫裴征陪着沈芸诺,去了灶房,方氏生火烧水,她忙回对面院子抓了鸡来杀,鸡是沈芸诺在村子里养的,沈聪念着她坐月子不够,又买了几只,都关在鸡笼里,也没放出来过。

    屋里,裴征翻转她的身子,将她躺平了放床上,小洛一脸哭着趴在床边,紧张不安的守着,“爹爹,娘会死吗?”他年纪小,明白什么是死了,像他爷,就是躺在地上死了的,伸手欲拉沈芸诺的手,眼眶里布满了泪。

    “娘没事儿,要生妹妹了,小洛和大姐出门玩,别打扰了娘休息。”裴征握着沈芸诺的手,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小洛,他想张口问沈芸诺疼不疼,可见她紧紧咬着唇,还有什么问的,即使她说疼,他也没法子缓解。

    只是,握着她的手,什么都不能做,胸口闷闷的,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大丫察觉到气氛不对,却也见过邱艳生小峰,进屋拉小洛,“表弟别添乱,待会,表妹从姑姑肚里出来就好了,我们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沈芸诺意识有些迷糊了,肚子一抽一抽的疼,特别想蹲下身缓解肚子的疼痛,朦朦胧胧中,听耳边传来男子低沉清冽的声音,低声说着什么,注意被吸走,反倒忘了肚子上的疼。

    产婆来得快,几乎是被沈聪架着来的,进了屋,见沈芸诺裤子湿了,惊叫起来,“都起头了,你们大爷们怎么在屋里,快出去,把剪刀,小孩子的衣衫,水盆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拖着裴征出了屋子,产婆洗了手,褪下沈芸诺的裤子,深吸两口气,叫醒沈芸诺,听她喊疼,产婆提醒她用力……

    屋里,是沈芸诺撕心裂肺的声音,屋外,裴征也好不到哪儿去,左右来回踱步,沈聪杀鸡,邱艳进屋陪着沈芸诺,小洛站在一侧,拉着裴征的衣衫,心里满是害怕,“爹爹……”

    裴征嗯了声,弯腰抱起他,找话和小洛聊,有事情做,能打发时间,可说了几句,神思恍惚得很,趴在窗户边,问邱艳还要多久,实在沈芸诺哭得厉害,哭得他心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来来回回的问,也不知过了多久,北风呼啸,大雪飞扬,天色渐渐暗了,才听着里边传来小孩子的啼哭声,声音传来,裴征才惊觉自己手心是密密麻麻的汗,浑身热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真是巧了,可被大丫和小洛猜中了,真是个丫头呢。”屋里,邱艳擦了擦额头的汗,找了早准备好的襁褓裹起来,产婆也松了口气,沈芸诺生孩子的时辰算是短的,奈何,屋外一直有人催,闹得产婆也心慌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,总算平安将孩子生下来了。

    小洛和大丫欢呼起来,两人冲进屋子,趴在床前,大声喊沈芸诺。

    “快出去,你娘生妹妹累着了,要休息。”邱艳将孩子递给产婆,左右拉着大丫小洛出了屋子,才惊觉,天快黑了,裴征木讷的站在屋檐下,盯着产婆怀里的襁褓喜怒不明。

    “阿诺睡着了,我去灶房看看熬的鸡汤怎么样了。”邱艳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递给产婆,好一番道谢后才去了灶房,方氏和牛牛该是回了,灶台上备好了饭菜,听门口传来脚步声,邱艳转身,看清是沈聪后,抿唇笑了笑,“生了,是个女孩,我瞧着妹夫高兴得失了魂,牛牛和他娘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回了,阿诺睡着了?”那边腊肠灌完了,他和罗城李勇说了两句话才过来的,产婆也家去了。

    “睡着了,问我是个儿子还是女儿,我与她说是女儿,你猜阿诺怎么说?”邱艳揭开锅,里边还有许多热水,她舀在桶里,准备先将屋子收拾一番,沈芸诺爱干净,屋子里一股血腥味她肯定闻不惯。

    沈聪帮她提桶,“怎么说?”一家子都希望是个女儿,沈芸诺心里该是有压力的,平日她不说,沈聪也能看出一二。

    “终于不会遭嫌弃了。”当时产婆也在,听着这话还打趣了一句,寻常人家都是喜欢儿子的,哪有生了儿子会遭嫌弃的?

    沈聪面色一冷,“他敢。”

    邱艳失笑,裴征喜欢女儿不假,不过,真说起来,沈芸诺生个儿子裴征心里也是欢喜的,不由得想起她生大丫那会,沈聪整晚整晚睡不着,得知是个女儿,脸上失落再显然不过,哪像裴征。

    不过,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她也不会和沈聪赌气,让沈聪将水放在门口,将带血的褥子被子全部换了,又清洗了一遍屋子,一家人才开始吃晚饭。

    沈芸诺肚子发作的莫名,母女平安,裴征没细问,反而是小洛,一直闷闷不乐,饭桌上偷偷抹了两次泪,邱艳问他怎么了,小洛只是哭,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沈聪抱过他,替他擦了擦眼角,“什么事儿与舅舅说,大男子汉偷偷抹泪算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哇的声,小洛趴在沈聪肩头哭了起来,断断续续说了事情起因,惹的一屋子人哭笑不得,沈聪替他顺背,轻哄道,“娘生妹妹,和你无关,你喜欢吃肉,就对吃些,你娘哪能生气就把妹妹生出来了?”

    小洛嘤嘤哭着,觉得是中午沈芸诺让他吃菜,他不听话,沈芸诺生气肚子才会痛的,否则,好生生的,怎么就肚子痛了?他记着他娘说的,还要一些时日妹妹才会出来。

    裴征也好笑,替他夹了一筷子野菜,“妹妹想和你玩,早早的就来了,你往后不能只吃肉,要留着些肉给妹妹,不然,妹妹还和你闹。”

    小洛乖巧的点了点头,之后,竟然真的只夹蔬菜吃,邱艳心疼不已,“你爹和你开玩笑呢,别听他的,妹妹年纪小,没长牙,现在不能吃肉。”

    小洛却固执的只吃野菜,说什么不肯碰肉,裴征没法,给他夹了块肉,让他吃,小洛在乖乖吃了一块。

    孩子的名字裴征和沈芸诺早就想好了,小名小雪,大名肖云雪,大丫和小洛围着孩子,新奇不已,小峰生下来那会两人觉得丑,到了小雪,两人觉得小雪脸蛋红扑扑的煞是可爱,裴征服侍沈芸诺喝了鸡汤,将小洛和大丫称赞小学的话说给她听,沈芸诺好笑,“刚生下来的孩子哪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,小雪睡了?”

    “睡了,除了生下来那会听她哭过声,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哭,安安静静的,长大了肯定像你。”裴征手托着碗,鸡汤上边的一层油打掉了,少了丁点盐,味儿十分清淡,沈芸诺喝了一碗,裴征替她夹鸡肉,沈芸诺摇头,“鸡肉没味,我不吃了,你挨着我躺会。”

    裴征皱了皱眉,将筷子收了回来,把碗筷收拾出去,洗漱好了才折身回来,沈芸诺已经睡着了,身子捂在被窝下,起初凸凸的小腹平坦了许多,裴征掀开被子,爬上床,搂着沈芸诺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沈聪回村将沈芸诺生女的消息说了,虽说是个女孩,他和裴征的意思,洗三大办一场,裴征他们搬来镇上,没请客,正好,凑到一块了。

    因而,孩子洗三这日,早早的,院子里就来了人,宅子宽敞,收拾得干干净净,来人围着邱艳问东问西,邱艳和沈聪在镇上买了宅子村里是清楚的,可何时,沈芸诺和裴征也在镇上买宅子,他们倒是没有听说。

    周菊给孩子准备了两身衣衫,坐在堂屋里,并未进屋找沈芸诺说话,沈芸诺福气好,要儿子生儿子要女儿生女儿,她心里不羡慕是假的,手捂着自己肚子,前两日她身子不舒服,算着小日子该是又怀上了,因而,不能进屋冲撞了,这回,无论如何也要生个儿子才好。

    宋氏抱着大妞,坐在堂屋里,和对面的邱老爹寒暄,小峰比大妞大些,身子壮实得很,韩梅坐在边上,低着头,眼睛有些肿,裴娟找她的事儿她并未和裴勇说,谁知,裴勇还是知道了,若非看在三个孩子的份上,两人或许就和离了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这几日,裴勇仍未和她说过一句话,抬起头,韩梅的视线在屋子里逡巡一圈,今日来的客人多,照理说她身为长嫂该帮着招呼客人,而罗春苗和裴年站在门口,顶替了她和裴勇。

    撇撇嘴,韩梅垂下了眼睑。

    客人多,裴征担心惊扰了沈芸诺休息,在堂屋里安置了三张桌子,其余都安置在了外边,雪停了,村子里人不怎么讲究,桌子安置在院子里也不会有人说,裴征担心菜冷得快,将桌子顺着走廊摆,走廊宽,安置一张四方桌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沈芸诺和裴征的卧室朝着另一边,外边说话的声音甚少传到屋里,裴秀挨着宋氏,眼神不住地往周菊身上看,好奇道,“四嫂怎么不进屋瞧瞧三嫂,你和三嫂关系好,不进去,说不太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裴秀想帮裴征灌腊肠,裴年和裴征不肯点头,她只能整日在家无所事事,宋氏忌惮周菊,和她一起的次数明显比之前少了,她心里知晓,宋氏是嫌弃她了,毕竟,她的名声已经彻底坏了,谁乐意搭理自己呢?

    就是裴俊,将自己从夏家带回来,之后对自己也不冷不淡的,谁见着她,眼底皆是嘲笑和讥讽,她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周菊斜了她一眼,鼻子里冷哼声,没搭话,见小洛进屋,脸色一变,嘴角挂满了笑,“小洛来四婶这边。”今日,裴征办事儿,村子里不灌腊肠,她想着,趁待会回去,找韩大夫看看,该是怀上了才对。

    小洛今日穿了身暗红色的袄子,衬得小脸水润得很,周菊将人拉入怀里,喜欢得不得了,“你娘睡着了?”

    客人多,昨晚裴征和他讲过不少事儿,小洛笑呵呵道,“睡了,妹妹也睡了。”

    周菊想问问小洛她肚子里怀的是弟弟还是妹妹,然屋子里的人多,怕到时候闹了乌龙惹来笑话,张了张嘴,问了好些小洛书院里的事儿,小洛声音不疾不徐,听得周菊恨不得将小洛抱回家当成自己儿子养着,手小心翼翼扶着自己肚子,嘴角噙着喜悦的笑。

    宋氏怀里的大妞见此,伸手要周菊抱,扑腾着双腿,身子往周菊倒,周菊不悦,侧身挡开,“奶抱着你,娘和洛堂哥说话。”她若真怀着孩子,抱了大丫伤着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?何况,她正和小洛说话呢,哪有心思抱人。倒是大丫,见自己娘不搭理自己,扯着嗓子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氏站起身,轻轻垫着她,小声哄着,韩梅挑了挑眉,手落在小山头上,状似不经意的问小洛,“你娘前些日子可送你去书院了?”

    她心里,觉得肯定是沈芸诺告诉裴勇当初那件事儿的,而沈芸诺怀着孩子,裴勇又在村里,两人只有在送孩子去书院遇着了能说上话,因而,韩梅才这般试探小洛。

    小洛本就不喜欢她,哪愿意和她说话,哼了声,去角落边拉起牛牛,又叫小木去院子里玩,自始至终没看过韩梅一眼,周菊更是喜欢他了,韩梅帮三房煮饭,也不知背后编排她什么坏话呢,她不和韩梅撕破脸,不代表她心里没数。

    裴秀惦记着去屋里看沈芸诺,奈何没人起头,依着她和裴征的关系,不好意思开口,坐了好一会儿,撺掇宋氏道,“娘,都说小孩子和小孩子能玩到一块,你抱着大妞进屋瞧瞧小雪吧。”

    宋氏轻轻晃着大妞身子,拧眉道,“小洛说你三嫂睡了,进屋打扰她做什么?”生孩子本就是件痛苦事儿,沈芸诺若睡了,就让她睡吧。

    而屋里,沈芸诺睁着眼,正给孩子喂奶,外边传来细细碎碎的说话声,想着昨晚裴征教小洛说的,心下无奈,裴征不想人进屋打扰她,将所有人都挡在门外,小洛是个孩子,说谎终究不太好,低头,替小雪理了理襁褓,得知是个女儿,着实松了口气,至少,心里不会有遗憾了。

    来的客人多,整整坐了八桌,厨子是沈聪在镇上请的,比起村子里的席面自然好许多,饭桌上,无不羡慕裴征好福气,挣了银子不说,儿女双全,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裴征谦虚的摇头,举杯敬大家酒,饭桌上气氛融融,韩梅坐在凳子上,心里百般不是滋味,依着裴征和沈芸诺如今的条件,她和裴勇再过十年也追不上,想着这个,心里不是滋味,垂首,见小木盯着她,韩梅缓缓一笑,对了,她还有三个儿子,将来儿子出息了,不也是她的福气?

    下午,送走了客人,韩梅和裴勇留在后边,裴征想着他们有话说,让他们坐着,和韩城刀疤他们一起将借来的桌子装上马车给人家还回去,一番回来,韩梅和裴勇还在,裴征回屋抱了小雪出来,在最上边位子坐下,声音沉静如水,“大哥大嫂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裴勇深吸口气,看向韩梅,后者站起身,噗通声跪了下来,裴征不喜,今日是小雪的洗三,韩梅朝他下跪,不是冲撞小雪吗?

    “大嫂做什么?”声音极冷。

    韩梅跪着没动,吸了吸鼻子,语带哭音道,“三弟,当日是我脑子糊涂,听大妹说给我银子,被银子蒙了心,差点做出对三弟妹不利的事情来,还请你和三弟妹原谅。”

    裴征冷冷一笑,事情过了这么久,沈芸诺孩子都生了,韩梅才想着上门道歉,如果不是他和裴勇说了这件事,韩梅会上门?一时之间,对韩梅愈发厌恶,“我不在,什么话,等小洛娘出了院子,你和她说吧,小雪该吃奶了,我就不留大哥大嫂了。”

    韩梅会挑时间,今日道歉,明日就该有事情求他了,裴良他们灌的腊肠多,清水镇富裕的人家不少,可更多的是穷人,他们灌的腊肠卖不起价,且剩下的多,裴良着急了,想上门找他帮忙又抹不开面子,让韩梅从中说话,事后给韩梅银子。

    韩梅,被银子蒙心的事儿做了一次又一次,他凭什么要成全她?

    裴征的话不留情面落在韩梅心坎上,她面色一凝,抬起头,只来得及看见裴征一个背影,她直起身子,站了起来,看向眉头紧锁的裴勇,转过身,叹气道,“时辰不早了,我们也回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芸诺好好的,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家里要养三个孩子,到处花钱,当时,她答应裴娟,无非在中间帮忙递话,说几句诱惑沈芸诺的话,谁知道裴娟偷偷找了人对付沈芸诺和邱艳。

    没人站在她的位子,不懂她的艰辛,此番看裴征态度淡漠,韩梅对裴良和她说的事儿心里没底,回村后,她和裴勇说了两句,转而去了三房,开门见山和裴良道,“腊肠的事儿我怕是无能为力,三弟三弟妹不待见我,你不若叫我四弟四弟妹帮忙好了,他们两家关系近些。”

    韩梅对裴元户和裴良心里存着感激,只因她明白,不来这边帮忙,裴征那边也不会要她,一帮人防她防得厉害,她脸皮再厚,也不能任由她们践踏。

    裴良蹙眉,“你能不能叫二伯母和三堂弟通通气?”

    家里堆积的腊肠多,镇上酒楼卖出去一些,可只有一部分,而且,酒楼给的价格低,加之请人的工钱,他们挣得并不多,沈聪和知县大人那边有关系,只有裴征肯从中帮忙,他让出一成利也认了。

    韩梅左右为难,不说现在,凭着以往的关系,裴征和沈芸诺也不会听她的,叹气道,“我能帮忙铁定不会退缩,这事儿,真没法子。”裴良答应事后给她二两银子,她哪会不心动,想了想,心思一转,迟疑道,“不若我去找四弟妹说说,成与不成还得看她愿不愿意答应。”

    裴良给她二两银子,她分出五百文给周菊,周菊该是会答应的,想清楚了,韩梅径直去了裴俊家,谁知,周菊根本看不上五百文,冷嘲热讽道,“大嫂打的好主意,借着我的手让三哥三嫂为难呢,堂哥他们有心,和三哥三嫂抢生意不说,如今声音不好做了,又想借着三哥挣钱,换成大嫂,你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周菊坐在凳子上,眼带鄙夷,经历这么多事儿,韩梅还喜欢算计人,五百文确实多,可如今于她而言,没有到让她不顾一切的程度,即使家里缺银子了,问裴征借,裴征不会不答应。

    她最见不惯韩梅这般,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。

    韩梅的目光顺着周菊的手落在她肚子上,明白了什么,不再吭声,一言不发离开了,遇着宋氏抱着大妞回屋,韩梅低低喊了声娘,宋氏一怔,韩梅已走了。

    回屋,宋氏问韩梅来所为何事,周菊不喜,“还能因为什么,瞧三哥三嫂挣了银子,眼红呗。”站起身,大妞以为周菊要抱她,忙张开手臂,咧着嘴儿笑,周菊捂着肚子退开了一步,语气不咸不淡,“待会儿韩大夫要来给娘把脉,让奶抱着你回屋。”

    大妞几个月大,这些话根本听不懂,周菊却习惯了冷言冷语,并未想起,大妞不过是个孩子罢了。

    宋氏蹙眉,担忧的问周菊怎么了,周菊并未理会,回屋靠在床上,手摸着小腹,心里想着,邱艳也是先开花后结果,她这回,该是生个儿子了。

~~7k~~
(四库书www.sikushu.net)

本站作品,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,如果《穿越之村里村外》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联系!主编信箱[注册/登录]
《穿越之村里村外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四库书立场无关。
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,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