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之村里村外· 122|完结
手机阅读     连着两日的雪,道路上积雪堆积了厚厚一层,沈芸诺身子笨重,裴征和沈聪商量好了,往后,回村的事儿就交给沈聪力了,他在家守着沈芸诺,以防她身子提前发作。

    城里陆陆续续有人卖腊肠,沈芸诺心里有底,听说这事儿并不未觉得膈应,她担忧得是腊肠价格,跟风的人多了,大家为了抢生意,腊肠卖不起价,她们卖给知县大人的价格就高了。

    她双腿发肿,尤其到了下午,肿得更是厉害,裴征便扶着她躺在椅子上,轻轻替她按摩,屋里烧着炕,沈芸诺半梦半醒间,听裴征道,“三哥问过管家的意思,他们有自己的门路,猪肉不涨价,我们仍按着去年的价格卖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阖着眼,这点和沈芸诺想的差不多,知县大人胸有成竹,名下的铺子不在少数,谁都能学得会腊肠,而知县大人接触的多是达官贵人,他们不缺山珍海味,味道独特才是他们追求的,人人都有攀比的心思,腊肠真的便宜了,对有的人来说,反而认为失了身份,她随口问,也是想试探知县大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由此看来,知县大人果然早就看透其中的利益了,同一盘肉,味儿不同,吃的人群不同,价格自然不一样,那些人灌腊肠卖,多是卖给镇上酒楼和百姓,酒楼开门做生意为了挣钱,给的价格肯定不会高,老百姓,偶尔吃炖肉还成,花比肉贵两三倍的价格买腊肠,他们万万不会这般做的。

    大不了,买了肉自己回家灌,这是所有庄户人家会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也好,知县大人帮衬我们颇多,过年,用不用备份礼好生谢谢他?”沈芸诺见过知县大人,年纪不大,心思深,觉非池中之物,今年,到处的路修通了,去哪儿都方便,尤其下雨天,大家赶集走亲戚,路上谁不说知县大人的好话?

    裴征力道重,怕沈芸诺承受不住,因而格外小心翼翼,闻言,动作一顿,迟疑道,“不用,三哥在县衙,怎么做,三哥心底有数,知县大人公正廉明,私底下送礼,反而不合适。”对知县大人和沈聪之间的事儿,裴征不欲和沈芸诺说,沈聪有现在的际遇都是拿命换来的,他该得的,知县大人惜才,不会计较这些。

    沈芸诺点了点头,问起找人来宅子灌腊肠的事儿,封山后,村里的腊肠送不出来,知县大人那边生意好,他们又住在镇上,能灌腊肠没必要挺着,不过,砍树枝树叶较为麻烦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和三哥商量过了,你怀着身子,灌腊肠的事儿就到对面宅子,三哥回村将灌腊肠要的木盆买回来,再问问离得近的村子谁家愿意过来帮忙,工钱比村子里多两文,午饭自己带,你觉得如何?”昨晚,他和沈聪商量了许久,回来沈芸诺睡着了,没来得及和她说。

    沈芸诺觉得这个法子可行,点了点头,“灌腊肠要猪肉,镇上就你和哥,谁抽空去买肉?”县衙那边事情不多,轮着沈聪,他也得去县衙当值,上水村,兴水村一带封了山,只能在周围几个村子买猪肉,裴征不认识人,贸然进村,怕会引来反感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和三哥说过了,县衙和赌场那边有人,他们常常去村子里转悠,认识的人多,请他们帮个忙知会声里正,再让我们的人进村。”沈聪在场子里混久了,心思缜密,这点早就想到了。

    沈芸诺认真思索了会,转了身子,头枕着脸,声音带着浓浓倦意,“我眯一会儿,小洛回来,你叫醒我。”裴征去书院给小洛请了假,他和大丫兴奋,跟着沈聪回村了,再过些日子,封山,她又快生了,小洛哪儿都不能去,这才由着他和沈聪走了。

    再醒来,院子里传来大丫和小洛的嬉笑声,她撑起身子坐起来,推开窗户,见两人站在院子里,各自藏在一处雪人后,捏了雪团朝对方扔,沈芸诺心情极好,迎面灌来的冷风好似消了凉意,大丫后边,一身青色衣衫的罗城蹲着身子,握着铲子,馋了上边的雪堆成一块,沈芸诺恍然,院子里的两个雪人该是罗城堆的无疑了,张口喊了声,小洛立即直起身子跑了过来,立即,一个学团砸到他头上,对面的大丫欢喜的拍手跳了起来,“砸中了,表弟,我赢了。”

    小洛揉了揉自己脑袋,也不生气,乐呵呵笑着,趴到窗户边,仰头望着沈芸诺,“娘,您醒了?爹爹说中午吃饺子,他和舅舅在灶房揉面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冷不冷,进屋暖和暖和……”看向边上捏着雪,小手冻得通红的大丫,沈芸诺眉头微蹙,“大丫也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,罗城笑着和沈芸诺打招呼,雪人已经做出个身子了,他继续铲弯腰着雪,黏在地上的那层雪颜色脏,堆雪人要上边的才行,见他眉目认真严肃,沈芸诺嗔了小洛和大丫一眼,两人知道做错了事儿,撇撇嘴,跑到院子里,左右拉着罗城进屋休息,罗城好笑,搁下铲子,揉了揉小洛脑袋,“你们进屋,叔去灶房生火。”

    小洛和大丫这才松开了他,回屋陪沈芸诺说话。

    沈芸诺肚子大,两人围着肚子里的孩子,问题一个接一个,吵得沈芸诺脑袋疼,打起精神,问大丫,“外公和小峰在哪儿?”小峰几乎都是邱老爹带着,沈芸诺故意转移了二人注意。

    “外公抱着小峰在家里呢,娘收拾屋子,说过两天要来很多客人,要腾屋子出来。”邱艳没和大丫说来客人的原因,大丫手轻轻盖在邱艳肚子上,伸到一半被小洛拦了下来,只听小洛小大人似的语气道,“你的手是凉的,会冷着妹妹的,我妹妹很小很小,会怕冷的,冷着了会生病,生病了就不和我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邱艳双手冷,闻言,抽回手,在自己腋窝下搓了搓,颇为赞同这句话,看着沈芸诺问道,“姑姑,表妹什么时候出来啊,大丫好喜欢她的,给她买了许多好看的绢花……”

    沈芸诺整理好衣衫,在桌上找着两人的手炉,里边的水温温的,不够暖和,沈芸诺将手里递给小洛,“你去灶房,让爹爹将手炉里的水换热的。”她只穿了件寻常的单衣,不想出门,望着小洛出了屋子,沈芸诺才回大丫的话道,“如果是个表弟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大丫好像不太明白这句话,“我已经有表弟了,怎么姑姑还能生个表弟不成?”

    沈芸诺点了点头,大丫脸上更是疑惑了,望着沈芸诺肚子,脑子转不过弯,“可姑姑生了个表弟了,为什么还要生表弟?娘生了大丫是女孩,又生弟弟就是男孩了。”裴征想要个女儿,平日和小洛大丫都说的是妹妹,小洛有姐姐有弟弟,还没有妹妹,对妹妹他十分喜欢,平时,摸着沈芸诺肚子都妹妹,妹妹的喊。

    之前沈芸诺不觉得,这两日,也不是是不是快生了,心情不太好,大家都盼着是女儿,她若生个儿子出来怎么办?这时候,才明白周菊和邱艳怀孕的压力,两人都想生个儿子,周菊更甚,所以后来生了大妞才会那般失望,希望越大失望越大,邱艳也害怕起来,她若生了儿子,只怕会是爹不亲哥不疼的,肯定没有女儿受欢迎。

    沈芸诺坐在桌前,拉着大丫的手替她搓了搓,“姑姑生个表弟,大丫会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,大丫有表弟了,为什么还要表弟?”大丫站在沈芸诺两腿间,身子老实的避开她的肚子,目光落在圆滚滚的肚子上,神色严肃,好似要透过她的肚子,和里边的孩子说话似的。

    沈芸诺哭笑不得,叹了口气,真生了儿子,一家人都该失落了。

    她得心思很快就被进屋的小洛打断,“娘,我和表姐喊舅母和外公过来吃饭,您坐着。”上前拉起大丫的手,在空中挥着,“表姐,我们走,吃饺子了。”

    大丫怔怔的,回头看了眼沈芸诺肚子,好似想不明白,被小洛拖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沈芸诺在后边提醒她们慢些走路别摔倒了,去旁边衣柜找了件外衫穿在身上,她怕冷,堂屋和这间书房一直烧了炕,白天她都在书房,裴征便将她的衣衫抱了两件过来放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邱艳和邱老爹进了屋,沈聪做的饺子,肉多得赶上包子了,小洛和沈聪大丫最是欢喜,沈芸诺不敢吃太多了,尝了两个,听沈聪和罗城说话,她才知道,罗城今年住在镇上了,邱艳早上就是给他收拾屋子的。

    罗城脑子转得快,他和李勇帮着去村子里买牛也好,两人好些日子没在场子帮忙,村子里的人听他们的名字也不会像听到刀疤的名字那般害怕,尤其,罗城和李勇为人仗义,买猪肉的事儿交给他们,没什么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沈聪说的是找人灌腊肠的事儿,罗城去村子里买猪肉,找人的事儿交给李勇,“你买猪肉的时候顺便打听打听,手脚麻利安分守己的人都成,今天,我和你嫂子将宅子布置出来,趁着封山前,回两趟村多砍些树枝回来,你和李勇回村,将衣衫抱过来。”

    罗城点头,饭后,裴征收拾桌子,沈聪和罗城准备回村,正好有空,多回去两趟,将需要得东西置备齐了,以免到时候出了差错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雪难得停了,裴征给小洛穿好衣衫,说了今日打算,“我今日回村抱些柴火回来,三哥的意思还要买些木炭,帮工的人挣钱不容易,若着凉生病,看大夫又要花银子。”

    裴征如今愈发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,做什么,心里都有一杆秤,家里挣的银子多,他心里已知足,不想看着大家受冻,木炭要花银子,他想着先回村砍柴,能省些银子是一些。

    雪停了,露出天空原本的白,沈芸诺提醒他,“路上注意些,给老太太买两包糕点回去。”听说老太太这些日子精神不错,能吃能喝,沈芸诺希望她能长命百岁,每天都快快乐乐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小洛和大丫留在屋里,什么事儿,你和嫂子说。”他本想哪儿都不去,守着她等她生孩子,然明天,买了猪肉回来就有人上门灌腊肠,刚开始,不好什么都交给罗城。

    沈芸诺趴在门口,送裴征出了门,叮嘱一边玩的大丫和小洛警醒些,院门没关,担心有人来了,两人面色一崩,小洛去边上拿凳子,“娘,我把门关上。”

    大丫跟在身后,连连附和,沈芸诺好笑的由着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门外就传来敲门声,沈芸诺揉了揉眼,问裴征,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该是罗城和李勇兄弟,他们去村子里买猪肉,你躺着,我出门瞅瞅。”屋外银装素裹,屋檐下台阶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,裴征大步走下石阶,问了句,听声音,果然是罗城和李勇。

    “我和勇子出门买猪肉,过来牵马。”罗城李勇随着裴征一起去南边,赶马的事儿二人都会,裴征点了点头,小声道,“小洛和他娘还睡着,咱动作轻些,我也起了,待会过去等着人来。”

    昨日,沈聪和县衙那边的人打过招呼了,想灌腊肠的今日可以来这边宅子,不管男女,手脚麻利,不来事都成。

    罗城让李勇去牵马装板车,自己站在边上和裴征说话,“聪子哥也醒了,场子那边有两户人家想过来帮忙,平时瞧着性子还算不错,你可以瞧瞧,不合适就算了。”昨晚,李勇去赌场,回来和他说的,罗城拿不定主意,起床时沈聪不在,才想着先和裴征吱个声。

    “好,我记着了。”

    罗城和李勇走后,裴征回到屋里,简单换了身衣衫,转而去灶房做饭,刚开始总要忙些,而且,他和裴征还要负责和肉,调料交到别人手里,他不放心。

    收拾好了,裴征和沈芸诺说了两句话,转而去了对面宅子,他料得不错,屋子里站着好些妇人和汉子了,邱艳给每人倒了杯茶,和她们说话,一大早沈聪找管家拿调料去了,这会儿还不见人影,她一个妇人,那些事儿不太懂,怕说了不该说的话,给沈聪和裴征带来麻烦,此时见裴征,心里松了口气,站起身介绍道,“这就是大丫舅舅了,灌腊肠的事儿,你们和他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裴征大致扫了眼屋里的人,几人起得早,裤脚鞋面上湿哒哒的,身上略显狼狈,不过,大家面上却神采奕奕,裴征注意到,最边上的角落里,一个妇人怀里还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,妇人一脸风霜,怀里的孩子瑟瑟发抖,该是路上被冻着了,裴征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妇人察觉到裴征的目光,嘴角扯出抹苦涩的笑来,缓缓解释道,“牛牛年纪小,搁在家里没人照顾,我这才抱着来了,裴家兄弟放心,他平时很听话,不会调皮的。”说着,紧了紧怀里的孩子,即使屋子里烧了炕,她全身也是冷的。

    前两天,村子里就有传消息说镇上的沈捕快家里要找人灌腊肠,每天十文的工钱,丈夫死后,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已十分艰辛,若每日能挣些工钱,牛牛也不会这般弱小。

    想着,她眼眶有些热,不自在的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一同来的都是一个村里的,对她情形再了解不过,站起身,凑到裴征跟前小声为她说两句话,“沈嫂子说得不错,牛牛乖巧懂事,让他坐着他便不会站着,不会生事的。”

    裴征收回目光,见妇人身上衣衫单薄,肩头还湿着,他不忍说什么,细细算过,找十一二个人就差不多了,屋子小,人多了忙不开,而且,罗城和李勇买肉还不知是什么情形,人多了,之后辞退大家,双方面子上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裴征以前也在镇上做过工,知道被人辞退的感受,宁肯刚开始少招些人,人手不够之后再说,也比给了人希望,最后叫人失望要好。

    这会儿,门外又进来一批人,风尘仆仆,很是着急的样子,屋里的人面上有些着急起来,兴水村灌腊肠的事儿到处都传开了,若非大雪封山,这等好事儿轮不到他们头上,人多,留下的几率就小了,他们先来不就为着早些时候定下?

    裴征请大家来屋里坐下,大致说了留下会做些什么,说话的时候,目光一直盯着在场的人,不安分的人眼神四处打量着屋里的摆设,面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种羡慕,老实的人,双手搁在膝盖上,目不转睛的望着他,听得十分仔细。

    不过,他面上不动声色,领着大家去了隔壁屋,旁边箩筐准备了些红薯,让大家切红薯试试,众人明白是裴征考核大家,攒足了劲儿想要表现一二,一拿刀,做惯了灶房活计的忍与平日不进灶房的人立马显出了不同,有人握不住红薯,有人一刀下去力气大了,妇人则明显心灵手巧得多,然妇人力气小,切肉的事儿还是要汉子,靠着切红薯,裴征心里大致有了底。

    回到堂屋,裴征让大家继续喝茶,说了番感激的话,这些话是沈芸诺叫他说的,不管怎么说,大家来镇上做工都为了讨个活计挣钱养家,他们也是村子里出来的,给人的感觉别太倨傲了,裴征话说完,站起身,喊了六个汉子和六个妇人的名字,“往后灌腊肠的事儿就交给你们了,今天如果没事儿,可以先试试。”

    被点了名的人欣喜若狂,没被叫着的,则一脸失望,最边上的妇人自始至终目光落在怀里的孩子身上,到大家起身离开,她才动了动身子,祈求的看着裴征,“裴兄弟,能不能把我也留下,我不会偷懒的,牛牛也很听话,不会捣乱的。”

    裴征想起她来,方才,她切红薯的时候,将孩子放在地上,孩子不哭不闹,站在不远不近的位子望着,小眼睛里有酸楚有期待,裴征眼神四处在屋里找了圈,今日来的多是两口子,裴征选人的条件严苛,十二个人都是夫妻,且两口子干活都是好的,其中几人干活也不错,奈何,另一人不是个老实的,裴征想起了裴勇和韩梅,裴勇人踏实韩梅心眼多,这种夫妻,日子久了,少不得心思会被带偏,即使一方心思坚定,夫妻两口子也会闹矛盾。

   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裴征不想因为找人,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想来在场的人多少也看出来了,夫妻两,没有谁比别人更清楚对方什么性子,一时之间有人面臊有人不服,但不得不承认,裴征眼光好,留下来的人有他们认识的,都是老实本分,吃苦耐劳的。

    随着妇人语声一落,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妇人身上,有人带着新奇有人面露同情,裴征找了圈,心里奇怪怎么不见妇人相公,叫她一弱女子抱着孩子来这边。

    方才为妇人说话的男子替他解了惑,“牛牛爹出门服徭役,人没了,牛牛娘带着牛牛和沈家分了家……”男子叫田柜,和方氏一个村里的,他已经被裴征点名留下了,照理说方氏的事儿和他没多大关系,他不过想替方氏说两句话。

    说起来,牛牛爹和沈捕快一个名字,姓沈单名一个聪字,牛牛爹死后,县衙给了沈家一笔银子,大概有二两吧,不过都掉进牛牛奶兜里了,牛牛爹死了,沈家觉得是牛牛命里带克,毕竟,牛牛爹服徭役那会方氏刚怀孕,孩子生下来没多久,沈聪就没了,因而,牛牛奶因着这件事,对方氏和牛牛态度极为不好。

    牛牛爹死后不到半年,牛牛奶就做主分了家,说是分家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方氏和牛牛是被沈家撵出门的,没分到一亩田,一间屋子,没地住,方氏和牛牛搬到沈聪坟前,里正看不过去了,出面勒令牛牛奶给两人腾了间屋子出来,又从沈家分了半亩田到牛牛名下,同住一个屋檐下,牛牛奶对他们母子二人,态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裴兄弟,牛牛娘干活利落,村子里人都知道,不若,我把我的那份给她,我媳妇在,家里也算有工钱了。”田柜和牛牛爹一块长大,若非他年纪小,当初说不定和牛牛爹一块服徭役去了。

    世事无常,他成亲了,牛牛爹却不在了。

~~7k~~
(四库书www.sikushu.net)

本站作品,均为网友上传及维护,如果《穿越之村里村外》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联系!主编信箱[注册/登录]
《穿越之村里村外》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四库书立场无关。
本站是国内收录网络小说最全的网站,提供各类好看的网络小说下载和阅读。